第23章 第 23 章_我变成了大佬的小龙蛋
笔趣阁 > 我变成了大佬的小龙蛋 > 第23章 第 23 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3章 第 23 章

  [欧巴]

  洛安从来不知道,谢时殷能给人如此强大的压迫力。

  他几乎是从灵魂开始战栗,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酥麻从掌心开始蔓延,一直抵达到了心脏深处。

  谢时殷和他靠的很近。

  近到是一个极其适合接吻的距离。

  洛安一时间甚至都忘了已经证明身份的复杂心情,转而只剩下了胸腔中砰砰跳动的声音。

  这颗心脏,一遇见谢时殷,就该死的不听话。

  洛安想要让那声音小一点,再小一点,却于事无补,反而大的好像回响在耳边,如同毫不留情的嘲笑——你明明就喜欢。

  喜欢一个人,表情可以撒谎,眼神却藏不住,怦然心动,更是藏不住。

  洛安不敢看谢时殷的脸,只好乖乖垂下眼睫,将额头抵在男人的肩膀上。

  “……哥,你弄疼我了。”

  办公桌上的白色文件纸,在谢时殷翅膀的伸展下,散落了一地,他却并未放过洛安,而是将附着黑色鳞片的翅膀挪动,直到和洛安的翅膀交融。

  龙族未完全形态,翅膀是拟出来的,洛安知道。他垂下的眼睫刚好可以看到谢时殷有如实物的翅膀,和他的翅膀依靠在一起。

  黑与白,光与暗,就这么简单又和谐的形成了一个极其美妙的重合色。

  洛安的腿都开始软,他不敢面对这样的谢时殷,总觉得这样是身处一个十分微妙的地位。

  他的龙族知识太匮乏了,完全看不懂谢时殷的行为,这只龙即使是作为同族的他,都是需要去仰望的。

  虽然他的仰望丝毫不用花费什么力气,因为谢时殷的眼神总是追逐在他的身上。

  洛安扭了扭身子,谢时殷终于松开了手上的劲儿,他将翅膀缓慢的收了回去,只剩下洛安的还可怜兮兮的露在外面不知所措。

  这个状态,太令人羞耻了。

  洛安哪里遭过这种事情,而且他刚刚回到正常身形,还没有完全调整一个正常人的行为习惯。

  少年垂在身侧的一只手下意识的扒拉了一下男人的衣兜,掩耳盗铃一样,却在下一刻反应过来,自己已经钻不进去了。

  现在的他,衣兜容不下,只能这样缩在谢时殷的怀里,还要和人家请求着,服软着,才能得到释放。

  洛安抿了抿嘴唇,察觉到谢时殷在摩挲他的手腕。

  “下次会注意。”

  下次?

  洛安咕咚了一声,看着谢时殷慢慢退开,又和以往一样轻轻触碰了一下他的鼻尖。

  “要是还不信——”

  “我信!”洛安连忙道:“信了哥!我是小龙蛋,是你的小龙人!”

  图腾缓缓消失,谢时殷满意的笑了一声:“对,是我的。”

  “以后有什么困惑都记得和我讲,我们是同类,当然,我也是你的依靠。”

  谢时殷拿过一旁的毛线帽,伸手套在洛安的脑袋上,又抬手拨弄,将一双白嫩的耳尖露出来。

  “永远不要怕麻烦别人,因为我不是别人,知道了吗?”

  洛安重重的点了个头,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个如释重负的笑脸,他就好像回到了刚开始和谢时殷认识的时候。

  只是那时候的风平浪静是在掩饰,现在的他们,拥有了各自最大的秘密,又将对方藏在胸腔中,变成了最隐秘的软肋。

  洛安嘴角轻轻抿出了一丝笑,甚至还显露出了一个小小的酒窝。

  甜的好像盛了蜜糖一样。

  他就知道谢时殷会替他解决一切,这种完全交付信任并且不被辜负的感觉,实在是太让人上瘾。

  谢时殷从一边取下自己的围巾,将围巾绕在洛安的脖颈上,深灰色的格子,衬的少年的颜色更显白皙。

  “一起去吃饭?”

  洛安眨了眨眼睛:“去哪吃?”

  谢时殷笑了笑:“今天是周一,还是很忙的,所以我们去公司餐厅。”

  洛安有些猝不及防。

  “等等——这样可以吗?我记得你以前的人设——”

  “我以前是什么人设?”谢时殷饶有兴趣,他一手搭住洛安的肩膀,带着少年往外走。

  洛安小声挣扎:“就是那种……工作狂大魔王……高冷又薄凉……”

  “怎么还和编的顺口溜一样?”谢时殷按下电梯,“那是外面人瞎说的。”

  洛安:“啊?那你不是?”

  “我是。”谢时殷走进直梯,按了一个楼层,“但不是对你,你或许应该忘掉曾经人类视角里的我,用现在的视角看一看我。”

  洛安抬手拉了拉帽子:“现在的你……”

  “嗯,”谢时殷低头,就见洛安正好在看他,“怎么不说话了?”

  洛安哼哼哧哧嗫嚅道:“现在的你……就是帅嘛,你难道对自己的魅力一无所知吗?”

  谢时殷动了动眉梢:“看来安安对这个监护人很满意。”

  洛安不说话了。

  只是悄悄将自己的手塞进谢时殷的衣兜,脸偏向一侧,却又在电梯镜子中看到谢时殷含笑看着他的眼神。

  一时间整个人更不知道看哪里,但好在直梯终于叮一声到达了楼层。

  这里距离餐厅要过一个露天平台,夹杂着雪粒的冷风吹过来,谢时殷直接伸手,在少年的手溜出来之前揣进了宽大的黑色衣兜,洛安踉跄了两步,被男人带着就走了出去。

  他一手拉着围巾,一手小幅度的挣扎,嘴边还在着急提醒:“谢时殷,谢哥哥!出来了!我们不在电梯中了!”

  谢时殷步子不停,一路经过了不知道多少端着餐盘的凝固身影,直接走进了一个室内小隔间,才将洛安安置的放在了精致的布艺沙发上。

  旁边是一个小型的花架,要遮不挡的将外面各种火热八卦的视线隔绝,洛安紧张的捏了捏手指,就见谢时殷在桌上一角的触屏菜单上滑动。

  “放心,他们都经受过很严格的培训,谢氏内部的事情如果传出去,会遭到整个行业的封杀,不论是公事,还是老板的私事。”

  洛安愣怔,对谢时殷在江城只手遮天的本事又有了深刻明确的认识。

  谢时殷指尖滑动,须臾问道:“今天早上你肯定没吃好,虾饺,烤鱼,鸡排饭,都来一份?”

  洛安只好点头,只是依旧能感受到外界若有似无的眼神,还有一些窃窃私语。

  不过那私语却不是讽刺,而是透着一股努力压抑却还是激动到跳脚的气氛。

  “我是一个无情的土拨鼠机器——老板男友力绝了!”

  “夭寿了,原来冬天才是谈恋爱的季节吗……”

  “原来谢总喜欢这个类型!又乖又甜,害起羞来还会红脸……”

  洛安恨不得封闭自己感官灵敏的听觉,这些人都在说什么!他能听见谢时殷肯定也能听见啊!

  只是对面的谢老板依旧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。

  “没关系,你以后多出现几次,他们就习惯了。”谢时殷点好了自己的,提交了菜单,然后双手交握,抬眼看着对面的洛安。

  “你知道吗?我们现在坐的这个位置,是我以前在公司吃饭经常待的地方。”

  洛安“啊”了一声:“这里是专属座位吗?”

  “不是专属,只是我在这个地方待的久了,就没人敢再过来吃饭了。”谢时殷解释道。

  洛安转了转眼睛,他的五官神色比做小龙人时还要灵动活泛,谢时殷在对面几乎看的目不转睛。

  “你可能还不知道,我吃午饭的时候,从来不带龙蛋。”

  洛安顿时看过来:“啊?为什么?你不是将龙蛋随时都带在身边的吗?”

  谢时殷开口道:“其实是一个很幼稚的理由,现在说出来你可能会笑。”

  洛安的害羞来得快,去的也快,没多少人看的时候就放松了下来。

  “你说说看,我真的不会笑的!”

  谢时殷抬手,指了指身后全透明的高级餐厅操作台,又让少年看了几个员工的餐盘。

  厨师炫技花式打蛋,员工餐盘中更是水煮蛋荷包蛋油煎蛋,各种蛋蛋的死亡方式,应有尽有。

  洛安:“……”

  “虽然我从来不吃,你也不是那种蛋,但是带着对外界有所感知的龙蛋还是不太好……只是我也是才知道,其实你不会有感觉。”

  因为真正的龙魂早就溜出去了。

  洛安顿时有些心疼,自己跑去做了人,谢时殷也不见得能好到哪里去。

  他伸手,轻轻碰了碰谢时殷的指尖,还未说话,身旁就传来了假意咳嗽的声音。

  戴着白色高帽子的厨师长站在谢时殷背后,恭敬的将餐盘放在桌子上,还不忘为洛安垫一张防溅的餐巾纸。

  “谢总,还有这位小先生,你们慢用。”

  洛安顿时触电一样的缩回手指,恨不得将脸埋到盘子里去。

  谢时殷拿害羞的少年没办法,只好挥了挥手让厨师长转身离开了。

  一顿饭吃的洛安不知身在何处,最后恍恍惚惚被拉进办公室的时候,助理和秘书隐约发亮的眼神好像还在脑海中回旋。

  洛安觉得再这么来两次,他估计就要在江城出名了。

  而且谢时殷回来竟然还不忘将那几个蟹黄小笼包也解决掉,美其名曰不能浪费洛安的心意。

  明明就只喜欢吃肉不喜欢吃淀粉的……

  少年坐在休息室的桌子前,想起自己还是小龙人的时候,经常在这里一边吸溜馄饨一边看谢时殷办公。

  那个时候他瞌睡了可以直接去找谢时殷,或是在谢时殷的腿上睡一觉,或是在谢时殷的兜里睡一觉。

  现在可好,现在要是睡在谢时殷的腿上,不用出公司大门,他就能出名了。

  遗憾是遗憾,但洛安心情还是很好的。

  因为他就是谢时殷的小龙蛋,没有什么比这个认知更能让他感到安心了。

  再想到前几天那个震撼的生日,只觉得忧虑是甜的,懊恼是甜的,辗转反侧也是甜的。

  他终于能跟上谢时殷的脑回路,不用再担心听不懂他讲的话,也不用担心看不懂他做的事……

  “叮咚——”

  洛安回神,连忙收回偷看谢时殷的目光,就见小背包中的手机在震动。

  他慢吞吞的回想了一下,才想起来今天早上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出现过。

  “糟糕!”

  洛安连忙摸出手机,就见于穆给他发了一串疑问号。

  “?????”

  “洛洛,你在说什么?什么离谢时殷远一点?”

  “谢总今天全程都没理我,我就是个打酱油的啊!哦对了,我姐说谢总对我挺赏识的,最后还留我说了话,我就记得好像是鼓励学业什么的,跟个老师一样,看不出来于家还挺有面子的嘛!”

  洛安不知道谢时殷用了什么办法,但知道于穆八成没有被“胁迫”过的回忆了。

  他按动手指,转身给了外间一个背面。

  “没事就好,我糊涂了,你注意安全啊,还有一定记住别惹老师生气——”这可都是纯肉食种族。

  “当然不会了!”

  “哎你什么时候才能出来?我今天路过碧水小区了,看到那片区域好像是要拆迁,你再不回来房子都要充/公了!”

  洛安脸色认真起来,手速越来越熟练的回道:“拆迁?什么时候拆?”

  于穆:“一个月之内吧,好像是要征地建个文化馆,你知道嘛,附近都是学校,搞这个也不意外。”

  一个月之内……。

  “你帮我留意一下,那附近的小区比较老,可能会有人趁乱打劫,我虽然在九楼,但是没有防盗窗。”

  于穆迅速回:“没问题!”

  “哦……还有一件事,你的那个大佬……现在方便放你出来了吗?”

  “我没有别的意思啊!我也绝对不会怀疑你,就是你有需求的话……可以找我,我那什么……我这边报警比较方便……”

  洛安:“……”

  他还没有回消息,身后就传来了一道声音。

  “洛安,你怎么和这个人类说我们的关系的?”

  洛安倏的一惊,就见谢时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拿着外套站在了他身后。

  “我个子高,不是故意看到的。”

  拆迁的消息已经被顶上去,洛安又回了几条,发了个“拜拜”,才磨着脚尖不太好意思的和谢时殷坦白。

  “我、我当时说我被一个大佬养了。”

  谢时殷脸色复杂。

  “大……佬?”

  洛安察觉谢时殷语气不对,一顿彩虹屁输出:“就是很高很帅很有钱,人品很赞灵魂芬芳的意思,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称呼!”

  谢时殷:“……和我想的不太一样。”

  洛安拆东墙补西墙:“当然啦,这些是小同学之间流传的说法!”

  谢时殷面无表情:“哦,那我来给你说一下‘成年人’流传的说法,怎么样?”

  洛安:“???”

  谢时殷伸手穿上外套,又从旁边拿过一件备用的大衣将洛安从头到脚都裹住,嗖的一声将拉链一拉到顶。

  洛安一脸懵逼的往前蹦了蹦,胳膊脚都被长大衣给困住了,活像是一个蚕宝宝。

  “哥,你——”

  “成年人的说法,大佬后面跟的都是金丝雀,”谢时殷拉住一边空荡荡的衣袖,揪着洛安往出走去,“你那些小同学,知道吗?”

  洛安安静闭嘴。

  又偷偷抬眼看了一下谢时殷,然后低头笑了起来。

  跟着坐在副驾驶的时候,他还觉得这样的谢时殷很新奇。

  “哥,其实我以前一直怀疑你驻颜有术来着,”洛安往谢时殷那边动了动,一颗毛脑袋磨蹭了一下男人的肩膀,就像是曾经小龙人的模样,“你都不知道,我以前真的没有见过比你还帅的人了!大佬里面也是顶厉害的那种!”

  谢时殷终于笑了一声:“嘴巴吃糖了?”

  “没有,你今天没给我糖。”洛安舔了舔嘴巴,竟然真的开始想念奶糖的味道。

  谢时殷抬手,不知道在哪里敲了一下,副驾驶前面便弹出了一个小抽屉,他伸手,亲自拆了一个,连着外面那层糯米纸都填进了洛安的嘴巴里。

  少年的腮帮子顿时鼓鼓的,像是一个偷偷藏了食的小仓鼠。

  “走了,带你回家。”

  可能是因为奶糖太甜,也可能是因为在担心老房子的事情,让洛安一直回到云境,都没有反应过来一件事情,直到他端着一杯谢时殷为他煮的睡前牛奶,听着洗漱间里哗啦啦的流水声,才后知后觉的回想起来——

  自己已经不是穿恐龙睡衣的小龙人了!!!

  玻璃吸管扑通一声贴着杯壁掉了回去,洛安呆呆的想了一会,然后回身,端正又乖巧的坐在卧室的小沙发上,拨开吸管几大口喝完剩余的牛奶,几乎是他刚放下杯子,谢时殷就出来了。

  “怎么在这里?”谢时殷走过来,身上穿了一件睡袍,“喝完了?”

  洛安点头,软乎道:“完了。”

  “那去漱个口,出来睡觉。”

  “嗯……”洛安感受着铺面而来的水汽,手臂上的茸毛都炸了起来,“我还是想问问……我真的不能——”

  “不能。”谢时殷伸手,轻而易举的将洛安从沙发上抱了起来。

  洛安只是眨了个眼,谢时殷的双手已经箍在他大腿上了,他连忙扶住男人的肩膀,眼眸中尽是惊慌失措。

  这只龙抱人怎么和抱小孩一样!??

  洛安甚至都能感受到,绵软的睡袍下,谢时殷发力支撑的位置点在哪。

  “长大了也要听话,我们说好了的不是吗?”

  洛安一边被抱着走一边道:“我——咕噜噜噜!”

  谢时殷将漱口杯放下,又将洛安抱坐在洗漱台上:“吐。”

  洛安吐出漱口水,神色有些委屈道:“可是我已经不是小小龙了……”

  而且根据以往睡觉经验,他很可能还有追着帅哥睡觉的习惯,他连谢时殷轻挑的一句话都受不住,这要是晚上爬到谢时殷身上睡觉可怎么办?

  “我睡相不太好……”

  “放心吧,你就是睡成麻花,我也能给你扭回来。”谢时殷深邃的眼底满是笑意,他伸手,又习惯性将洛安抱了起来,连一步多余的路都舍不得让他走。

  少年猝不及防踢了踢脚尖,紧接着就感到屁股被轻拍了一下。

  “不听话的小朋友是要被恶龙吃掉的,”谢时殷换了手,终于将洛安横着放在了大床的一边,他微微俯身,将少年散乱的软发往两边拨弄了一下,“这么瘦,抱起来都硌手,明早吃肉丸汤吧。”

  洛安闭眼装死,但颤抖的眼睫却出卖了他的真实心情。

  谢时殷的手指从散落的碎发滑下,替少年降了降脸颊的温度,又拉了拉被角,洛安倏的睁开眼睛,就见谢时殷已经直起了身子。

  没几秒,身侧的被子被掀开,洛安眼尾余光中,好像看见谢时殷已经闭上了眼睛,他真的要休息了。

  不知道哪里的智能家居传来了咔哒一声,卧室彻底陷入了黑暗。

  洛安悄悄的缓慢的往边缘挪了一点,才松了一口气。他转头,手脚僵直不敢再动,但眼睛却在黑夜中散发着异样的光彩。

  只有在谢时殷不看他的时候,他才能这么肆无忌惮的盯着谢时殷看。

  他的眼神从男人的眉峰一直掠到鼻梁,从高挺的鼻梁又落在那削薄的嘴唇上,来来回回看了好多遍,怎么也看不腻。

  谢时殷在秋冬时日里,有深睡眠的习惯,洛安一直知道,并且见证了很多次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外面刮起了一阵风,云境楼层高,吹的远方起了一声啸。

  少年一点一点,小心翼翼的又挪了回去,甚至还往里侧再来了几寸。

  “你冷不冷,谢时殷?”

  “我猜你有点冷。”洛安小小声,小到几乎只是动了动唇瓣。

  他在被子里摸索了一下,将自己的掌心给到了谢时殷的手中,又笨拙的学着男人的办法,严丝合缝的融了进去。

  洛安闭上眼睛,陷入沉睡前的最后一幕,竟然是谢时殷拉着他,一起走过餐厅拥挤人潮的背影。

  高大、可靠,只一眼就知道,这是被仔细爱护着的人。

  黑暗的空间中,有人微微动了动,翻转过身体。

  “安安?”

  洛安毫无反应,呼吸软软的起伏,除了脑袋微微偏过来,完全没有他说的糟糕睡相。

  谢时殷小声道:“傻瓜。”

  让他怎么敢肆意靠近,他爱的人是个可爱的胆小鬼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908tu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908tu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