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1 命运是个伪命题_天道代言人
笔趣阁 > 天道代言人 > 71 命运是个伪命题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71 命运是个伪命题

  林景早就猜到,韩铎是一个类似“龙脉代言人”之类的存在。但当时两人间信任不足,他没把话摊开说。

  韩铎是真的对林景的身份一无所知。一来他不愿意往那个方面想,二来龙脉说过他能活到四十岁,他还乐观地认为救世主再过十年才会出现呢。

  申屠毅突如其来的联络使他产生了疑惑,他思索着怎么会有人对一个已经消失五年的骗子产生兴趣——除非那人见过天道的存在,笃信业报,知道他不是骗子。

  得知见面对象就是林景的那一刻,一切都在他脑海中融会贯通了——林景那一夜蹿升的境界、匪夷所思的手段、莫名出现的双胞胎弟弟……猜出真相其实很简单。

  他平静地接受了“那个人已经到来”的事实,无法接受的是那个人竟是林景;更无法接受两个人在一起后,对方就不得不面对亲手置他于死地的命运。

  如果重来一次,他绝不会和林景变成这种关系,但现在已经晚了。如果不负责任地说出“趁现在还来得及就分手吧”这种话,不用林景动手,他自己都能揍死自己。

  只能说,命运可真会开玩笑。

  上楼落座之后,他忐忑地等待着林景的宣判。

  后者最关心的却是他那一身恶业的来历、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  韩铎还对前面那件事耿耿于怀,“你骂我也好,别岔开话题啊。”

  林景一时没反应过来,“我岔开什么话题了?”

  韩铎小声说:“就是我听说你的病之后才追你这件事。”

  “……”林景说,“你这个大傻逼,二百五,缺心眼儿。行了,你满意了吧,快告诉我当年的真相。”

  韩铎:“骂得太敷衍了。”

  林景:“你到底说不说了???”

  韩铎:“……”

  人一变成恋爱脑就容易想太多,当他恢复正常的时候,思维还是很灵活的。

  韩铎是韩家这一代最天才的小孩,如果不是出了那件事,他肯定也会被韩尽收为徒弟,当继承人培养。

  他对韩尽的了解,可能比整个韩家还要多。

  “他骗了所有人。当年那座帝尸阵,其目的根本就不是为了救龙脉。”

  这一点,林景早就知道了。

  韩铎说:“修习玄学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,它的本质是钻研学术,而不是许多人误会的那样,找个师父教一教已经定论的知识就行。玄学界充斥着急于求成的功利主义者,他们缺乏学术态度,对某件事一知半解,就敢拿出来炫耀。”

  “但韩尽对里面的概念太了解了,他精通别人三辈子也学不来的玄学知识,所以他最厉害的其实是会忽悠人。”

  “愿力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,韩尽让所有人相信,帝尸阵能够凝聚百姓加诸于帝王的愿力,靠这股愿力拯救龙脉,这里面混淆了一个概念——不管人活着时愿力加诸于谁,死后只要不是变鬼徘徊在世间的,愿力一律沉入大地。”

  千百年来,不知有多少炽烈的感情和愿望,在这片土地中长眠。

  “帝王的尸体里,只有长年沾染的阴煞之气,没有愿力。”

  林景说:“难道这样就能击伤龙脉吗?”

  “当然不是。”韩铎说,“龙脉属于天地法则,能击伤他的只有愿力、业力这等存在。”

  林景突然明白了:“业力是法则的武器,愿力是人类的武器。”

  “人类可以随意挥起屠刀,法则却只能靠业报系统制衡,结果韩尽还从中逃脱了。天道和龙脉这两个所谓的神,其实根本没有那么神。”

  韩铎早有此感,“他们本就为人所造,从不高人一等。”

  正如宗教人士信奉的神明,祂们确实存在,但只是一团空有力量的玄学象征,唯一的用处是被玄学家借用力量。这个世界的逻辑是先有人后有神,神明的出现,本就是为了造福于人。

  “可是韩尽从哪里弄到那么多负面愿力击溃龙脉?难道他二十年前就开始收鬼了?”

  “收鬼从很早以前就开始了,否则玄学界这么多年怎么会没人提出疑义?鬼魂的减少是慢慢发生的,年轻人察觉不到,老人就算疑惑,二十多年来也见怪不怪懒得追究了。”韩铎说,“但除了被愿力、业力击伤,龙脉受损还有两个原因。”

  “第一是和其他法则的相斗。他庇护华夏大地,自然会和其他法则庇护的入侵者发生冲突。第二是自身力量的损耗。龙脉作为神祗,也会借出力量给玄学家,前面两百年,他借出得太多了。”

  “所以韩尽只是个火上浇油的。龙脉的衰败开始于百年屈辱时期,为了庇护国土,他受损严重,到了现代状态依旧在下滑,才显出渐颓之召。”

  “其实下滑的速度已经减缓了,只要有充足时间就能恢复。韩尽却趁此机会和境外势力勾结,撺掇国内玄学界布置了帝尸阵。这座大阵只有一个作用——利用帝王作为媒介借龙之力,从内部消耗他。与此同时,境外势力也利用他们的法则发起攻击,从外部对付他。”

  “所谓江山社稷,龙脉和天道是不同的。前者护卫江山,人民在这方面很少有负面愿力,但他很容易被入侵者攻击。天道监管社稷,不会和入侵者产生冲突,但容易受人民愿力的影响。韩尽不知从何处研究透了这一切,他对付两者用的是不同方法。”

  韩铎说到这里,换了换,才继续说:“当年,如果帝尸阵成功了,作为媒介的我,就会借到一身龙脉之力。韩尽打算把那样的我带在身边,培养成他的继承人。”

  “……继承韩家吗?”林景问。

  “不,继承他的志愿,帮他继续搞破坏。”

  “……也是够执着的。”

  “他早就精神不正常了。”韩铎说,“我觉得……他对自己的命格太不甘心了……通俗来讲,就是疯了。”

  林景一惊,“他不是逆天改命成功了吗?”

  “只是算不出来了而已。算不了命就意味着改命了吗?也许你还不知道……他改命的时候已经是天煞孤星了,亲人朋友全部死绝,身边没有任何真心亲近的人。”

  林景悚然道:“如果他改命没成功,岂不是这么多年来,一个真心待他的都没有?”

  “据我观察……只有一个韩沐风吧。”韩铎叹了一声,“韩家上下一派其乐融融,谁又知道他们背后怀着什么鬼胎?我从出生就没有见过父母,从来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去的,可是光听老人的叙说,就能脑补出一套牵扯各方的阴谋。”

  林景第一次意识到,韩铎短暂的人生中究竟经历过多少事,这个男人是由阅历堆叠的,他从来不是一个幼稚的人,正因过于成熟,才能年近三十还保持这样的天真顽皮。那些真正构成他灵魂的东西,是鲜血、枪炮子弹、无尽的硝烟、不能实现的梦……

  林景不想再谈这些,换了个话题道:“为什么帝尸阵没有成功,你当年到底做了什么?”

  韩铎无奈地笑了笑,伸手像是想摸摸他的脸,却在即将碰到的时候停下了。

  差之毫厘,触不可及。

  林景一歪头,柔软的唇瓣吻上了他的掌心。

  韩铎怔住。

  “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。”林景轻声说。

  二十年了,韩铎第一次意识到,原来自己也是委屈的。

  “我偷听到了韩尽和幕后势力的谈话,但那时我还很小,只想着大阵不能成功,所以只是该开阵时没开阵而已。后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我回过神的时候,已经和龙脉牵扯在一起了。”他说。

  “龙脉受损严重,要陷入沉睡,期间只有愿力和业力可以帮忙恢复。全世界只有我能救他,因为我……和他共享了业力。”

  “我身上的善业,可以用来救他。”

  一瞬间,林景明白了一切,无以复加的震撼充斥心间,他几次张嘴,却哑口无言。

  韩铎继续说:“这就是消业人的来历,我盗取别人的善业,同时也必须取走等量的恶业。”

  恶业加诸己身,善业舍给龙脉。

  在林景到来之前,韩铎用那东拼西凑一点点攒起来的善,独自支撑着这个世界的华夏龙脉。

  他清晰地知道自己并非整个过程中的重要人物,只是一根暂时的支柱,他一直在等那个重要人物的到来,也知道自己究竟会等到什么。

  “很惭愧,当警察也不是因为怀有理想,只是因为当下的世道不好攒善业,除了当警察就是当兵。后来因伤退队,只有做慈善一条路可走了,所以我进圈捞钱。”

  林景反反复复地说:“龙脉没有逼你,你有选择权……”

  “我有选择权吗?”韩铎问。

  “你信命吗?”林景反问,“信命还是信我。”

  韩铎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我信你,你就是我的命。”

  “那你要相信,我会把一切都变圆满的。别信命,千万别信,因为命运是个伪命题。你知道玄学测命的本质是什么吗?”

  林景怕他胡思乱想,把道理掰开和他解释了一遍。

  韩铎听完,既感到意料之外的震惊,又感到情理之中的恍然大悟,“如果韩尽真的因为被命格逼疯才干出那些事,他岂不从头到尾都是个笑话?”

  “是啊,一个笑话而已。”林景说,“而且总有一天你要把真相甩在他脸上,让他知道他有多么可笑。”

  “好,我相信你。”韩铎说。

  林景是来为他宣判终结的吗?不,他是千里迢迢赶来陪他共同托举的人。在此之前,韩铎已经一个人撑了太久。

  他知道,如果在这个不相信奇迹的世界上,还存在一个能创造奇迹的人,那一定就是林景。166阅读网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908tu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908tu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